March 2014 Newsletter (Chinese)

March 2014 Newsletter (Chinese)

March 2014 Newsletter - 国际肺癌研究协会2014年3月份通讯

(Special feature - simplified Chinese translations, where available.)
Table of Contents
  • 主席的话 / President's Corner
  • CEO的话 / CEO Corner
  • Special Features - Meet the Investigator * ELCC Notes

  President Corner

Tony Mok Photo

主席的话 - Tony S.K. Mok, IASLC President

奥迪A3 Diesel 与福斯Golf Diesel 是两款不一样的车。外貌不同、驱动上不同、价格亦不同。但事实上两款车都采用同一种发动机–涡轮增压直接喷射发动机(TDI)。如此,它俩应否被视为同一样的车呢?

黑色素瘤和肺癌是两种不同的癌症。外观不同,表达上不同,应该在治疗方面也有不同。但其中一类的肺癌却跟黑色素瘤有着同一个致癌因子 – BRAF V600E。这类肺癌应否被视为BRAF V600E呈阳性的黑色素瘤呢?

由BRAF V600E致癌因子驱使的黑色素瘤对BRAF基因酪氨酸泪酶抑制剂(TKI),包括威罗菲尼片(Vemurafenib)和达拉非尼(Dabrafenib)有显著的反应,而反应的持续时间中位数达7个月以上。这些反应的模式和持续时间都与患有EGFR 基因突变病人服用了TKI後的情怳十分相似。在隨機第lll期研究中已証實了BRAF抑制劑(Dabrafenib)对BRAF V600E驱动的黑色素瘤是安全及有效的。问题是我们应如何调查Dabrafenib在BRAF V600E驱动的肺癌里所起的作用?

在只有2%的肺癌个案中有BRAF V600E基因突变的情况下,要进行随机第III期研究必定会遇到很多困难,而研究费用亦会相当昂贵。但如只进行一个单一组别第II期临床研究来表达出高肿瘤反应率又是否足够呢?如果足够,我们又该在哪里设置限制?这次的练习将为未来探讨跨癌症类别的致癌因子设定了良好典范。

两款车同一发动机,两种癌症同一致癌因子。它们是否真的一样?  (Click here to read Tony Mok's President's Corner in English.)

 

 

Meet the Investigator - Spotlight on BRAF - David Planchard, MD, PhD

Insitut Gustave Roussy, Department of Medical Oncology, France

Primary Specialty: Pulmonary Oncology

Q1.目前有哪些临床研究是针对患有BRAF基因突变的病人?

目前只有一项研究集中招募患有BRAF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(第IV期)病人。这项研究(属葛兰素史克试验)主要测试Dabrafenib用作单一药物(150mg一日服两次) 或与20mg Trametinib一起服用(一日一次)的对照。如病人在第一组别测试有疾病恶化的迹象,他们可选择转到第二组别。我们日后应进一步对LGX818抑制剂(诺华药厂)作更深入的研究。

Q2. 评论Dabrafenib的突破性状况 

虽然活跃的BRAF V600E基因突变在恶性黑色素瘤较为常见(发生率>50%),但在非小细胞肺癌却是罕见的,在腺癌中只占据约2%。强效而有选择性的BRAF基因的小分子抑制剂Dabrafenib在BRAF-V600突变呈阳性的黑色素瘤展示了临床活跃性。在去年ASCO2013会议中,我们发表了一个初步研究,是单一组别第II期,针对患有BRAF V600E基因突变的第IV期非小细胞肺癌病人,而他们已对至少一线标准化疗方案无效。结果显示,这些病人服用了Dabrafenib后整体回应率达54%,而反应持续时间为49周。以60%的整体疾病控制率,40%的病人显示局部反应,20%的病人则属病情穏定,病情恶化的患者有30%。在数据分析的同时,12人(48%)仍在接受疗程,13人(52%)已停止治疗。而Dabrafenib在非小细胞肺癌所展示的安全性与较早前观察到的结果亦十分吻合。  

虽然BRAF V600E在非小细胞肺癌中是一个活跃标靶,但其功效的持续时间仍是一个谜。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(FDA)已授予批准Tafinlar(Dabrafenib)突破性疗法,用于转移性BRAF V600E突变呈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病人曾经接受至少一线含铂的化疗药物。  

Q3. BRAF抑制剂在黑色素瘤、非小细胞肺癌和结直肠癌的活跃性差异

约50%的黑色素瘤存在BRAF基因突变。这些病人对BRAF抑制剂如Vemurafenib或Dabrafenib都有良好反应,反应率达50%,无恶化存活率则有6个月。数据亦指出,Dabrafenib不仅在V600E突变的黑色素瘤显出活跃性,在非V600E的BRAF基因突变疾病,如V600K,也有活跃性。而结果亦跟存有BRAF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病人服用了Dabrafenib后的情况颇为相似。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和欧洲药品管理局已批准Dabrafenib作单一药物来治疗成年人患有BRAF V600E基因突变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的黑色素瘤。最近的开放性第I / II期研究指出,相比Dabrafenib作单一药物,Dabrafenib与Trametinib的组合能延长反应持续时间多出一倍,而整体反应率也有明显改善。(Flaherty KT, et al. N Engl J Med. 2012)   

Trametinib已被获准与Dabrafenib结合,用于治疗患有BRAF V600E或V600K基因突变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。虽然BRAF V600E在非小细胞肺癌中是一个活跃标靶,但其功效的持续时间仍有待考察。Dabrafenib与Trametinib的结合治疗在非小细胞肺癌正进行测试,治疗患有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病人的最好方案或可能是BRAF基因与MEK抑制剂的组合。目前Trametinib和Dabrafenib的临床活动测试是与抗BRAF基因的抗体结合,治疗患有BRAF V600E基因突变或V600K呈阳性反应的结直肠癌病人。(在转移性结直肠癌的BRAF V600基因突变的发生率是5-10%。) (Click here to read this feature in English.)

预览:第四届欧洲肺癌会议,瑞士日内瓦, 2014年3月26-29日 / IASLC/ESMO 4th European Lung Cancer Conference (March 26-29) - Update from Enriqueta Felip and Rafal Dziaziuszko, Conference Co-Chairs

今年,本会十分荣幸地参与了第四届欧洲肺癌会议 (ELCC 2014) 的协办工作。研讨会将有多名顶尖的胸肺科专家出席,于肺癌临床、转译和基础研究方面发布最新的发展动向。会上亦将会发表免疫调节相关的研究报告,其数据将带领治疗肺癌及分子测试迈向新里程。 

最出色的研究数据将会被选出及发表在会议中的递交论文部分(Proffered Paper Sessions)。而会中的教育部分会集中讨论以下主题:

- 非小细胞肺癌的分子检测,包括临床应用、临床试验及新兴的生物标志物。
- 非小细胞肺癌的免疫治疗: 新发现和选择病人的条件和因素。
- 致癌驱使基因: 局部治疗的潜在作用、克服阻力的策略。
- 标靶治疗的新进展。
- 无因子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: 治疗方案 。
- 寡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: 定义、生物学、改变局部治疗的作用。
- 间皮癌的标准和争议。 

第四届欧洲肺癌会议将云集夸学科的顶尖肺癌专家,务求把新发现转译成更准确的诊断、更清晰的分期和更有效的治疗。是次会议将带给各人一个分享研究新领域、促进彼此交流和合作的平台。   (Click here to read the ELCC Preview in English.) 

View ELCC Abstracts in 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

View News and Videos from ELCC 2014

Return to IASLC Newsletter

**Special thanks to Vengie Lau for translations.